亨利:我在广州待了一阵子,我发觉你们中国人什么都吃。”

李富贵:“哈哈,你说的是广东人,中国别的地方没有那么宽的食谱,不过广东人也不是什么都吃,好像他们就不太喜欢吃狗。”

亨利:“吃狗?”亨利的语调开始打颤了。

李富贵:“是啊,吃狗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人怎么可以吃狗。”

李富贵:“人为什么不可以吃狗,你刚刚说中国人什么都吃,我还以为你知道呢。”

亨利:“我刚才说的是指蛇、猴子一类的东西,可是狗是人类的朋友,人怎能吃自己的朋友呢?”

李富贵:“啊,对啊,狗是人类的朋友,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。”李富贵作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可是,亨利先生,你吃猪吗?”

亨利:“吃啊,我不是穆斯林。”

李富贵:“那难道猪是您的仇人吗?”

这下亨利听出李富贵是话里有话了,这个中国人似乎想和自己进行一场辩论,哼哼,叫你这个野蛮人见识一下什么是哈佛的高材生:

亨利:“猪当然不是人类的仇人,但是猪也不是朋友啊。”

李富贵:“不是仇人,也不是朋友,算个陌生人吧,您的意思是说朋友不能吃,但是可以吃陌生人,您可真高尚啊,能成为您的朋友我非常荣幸。”

亨利:“李将军,我说朋友只是一个比喻,并不是真的要去吃,请你不要用这种危言耸听的语气。”

李富贵:“好,那么我们就不用吃这个词来做填空,这个问题的主语是‘我’,谓语有您来填,宾语是‘陌生人’,随您填上一个什么词,打、杀、抢劫、强奸都可以,然后我们再来看看这句话能不能让大家接受。”

这一下亨利无言以对,把狗拟人化是自己提出来的,现在对手居然用这个办法来对付自己,如果自己无法应对的话,这在辩论中属于完败,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结果。

亨利:“我不认为猪可以和狗相提并论,我们当然可以吃一些比较低级的动物,但是狗不行。”现在他只好易地再战,不提朋友那回事了。

李富贵:“对呀,狗比猪高级,可是老鼠更低级啊,为什么先生不吃老鼠呢?而且我想请问一下,亨利先生养狗吗?”

亨利:“养啊,我家有两条德国牧羊犬,还有两条牛头犬。”他很高兴可以利用回答第二个问题来回避第一个。

李富贵:“那你为他们什么呢?猪肉吗?”

这个问题显然有陷阱,可是亨利一时也猜不出对方的意图,“也喂猪肉,也喂牛肉。”

李富贵:“为什么你认为狗有权利吃猪呢?是因为狗比猪高级很多吗?比人与狗之间的差别还要大?”

又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亨利发现自己的对手有多么强大了。

看到亨利沉默不语李富贵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看来您不再坚持这个伪善的观点了,很好我们可以结束这场讨论去吃饭了。”

亨利:“您一定想在餐桌上点一盘狗肉吧?”亨利的语气有点酸酸的。

李富贵:“噢,不好意思,我不喜欢吃狗肉。”

亨利:“那,那您刚才和我争什么?”亨利张大了嘴。

李富贵:“我很欣赏你们西方的一句话‘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不过我会用鲜血来捍卫你表达你的观点的权利’,同样我不喜欢吃狗肉但我将捍卫别人吃狗肉的权利。”